记住

Published on 2015-12-01

有时候,选择不去正视自己的感情,其实是源于自卑。

我很自卑,至少在上学那段时间是的。但是,我总用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来伪装自己,所以,现在看来,那时的我,尤其搞笑。

赵楠是第一个揭穿我的人,然后他选择原谅我,对我好;我很感激他。

对他,我后悔两件事:当他妈妈来抓他现行的时候,我没有及时的把他抽屉里面花花绿绿的闲书都藏起来,让他被骂还挨打;当他与我坐下来慢慢谈的时候,我只顾哭,什么有意义的话都没有说,没有告诉他我多么在乎他。现在,我偶尔去看他,但是并不知道聊些什么了。我的心还温热,但是对面的他已经很陌生。我们的生活之间长出了一条冰冷黑暗深不见底的沟壑,无法跨越。他有他在乎的爱的人,他的心里可能......

知足

Published on 2015-09-10

我家在湖北的西北部,开车两个小时就到河南境了。我们那里都是山,我们那里说话没有平翘舌。我一直都没有平翘舌的概念,直到上了初中,第一次参加演讲比赛。

和我一起参加演讲比赛的还有祝知足。我们小学就在一个班,来到初中又是一个班,遇见同学,自然抱团。祝知足很喜欢打乒乓球,在小学的时候一放学就跑操场占台子。我也颠颠儿跑过去,站在他身后。他一转身,大书包的棱角打在我眼窝上。从那时候起我眼睛下面就有一个红色的血块,怎么都好不了。我真恨他。但是他并不知道。

课间老师喊我们去说要给我们指导一下演讲,希望我们能晋级,去镇上和其他学校的同学比赛,拿奖回来。其实我对这些东西都没太大兴趣,爸妈要我锻炼,我也不知道能......

葛建

Published on 2015-09-09

葛建本来不姓葛,只是后来随了他母亲的姓。

我跟他是在一个社交群里面认识的,他是群主。我也是佩服自己的智商,那是一个大学新生群,我迫切地想知道很多地大的事情,所以就加入了。一些像葛建一样的热心学长学姐在这个群里面,给当时的我们做一些介绍,回答问题。或许还有其他目的,我也不知道。我喜欢潜水,就只是看大家的讨论,也不说话。我偶尔也会说,直接私信葛建。我刚刚拿到通知书,快要去武汉上大学了,又高兴又害怕。

我都忘记了在群里面都得到了什么关于地大的信息,只记得我好像问到了葛建的手机号码。

有一天,我问他在哪里。他说他在四川爬山,一个人。然后发过来一张很模糊的照片,的确是在爬山。照片里面他头发又长又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