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若命

Published on 2014-09-21

《庄子》曾写,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

对于庄子,我的认识还停留在高中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而上面那句话是在止庵的《惜别》中看到的。说有两层意思,一为认(可)命,一谓认(识)命。我并不能深刻认识到,在谈论存在与不存在,或者生与死的时候,这句话有什么样的局限性。但是单单从这句话来说,我却是觉得分外有理。写在这里,表示我的赞同。

现在学校到处都飘着桂花香。此刻,阳光刺眼而且温暖。是啊,我还在所谓象牙塔里面做着梦。荒诞的,离奇的,娇纵的,诡异的,光怪陆离。

其实本来这是几天前就该写好的,但是懈怠了,刚好拖到今天。也刚好今天生日。然后,心情不一样,就随着现在的心情往下写。

昨天晚上好兴奋,因为我等到十二点想要知道还有谁能够想起来在十二点的时候给我发个生日快乐的短信。后来,是宋星星。还有我的一群女朋友,微信或者QQ。真爱。再后来,早上的时候彬彬发现门口夹了一张明信片。是小绘在零点时候送来的祝福,大概是怕我们睡了所以放在门口。后来,彬彬不声不响去买了蛋糕,又去买了午饭。好开心。所有生日的仪式都没有落下,心里暖暖的。其实用星星的话说,我太需要存在感了。我需要你们看见我,不仅看见我,还有感受到我对你们的爱。

我从心底还是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的。因为,所有的食堂都开了,让我看到活着的意义。当然,食堂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其实是因为,我比之前要更关注生活和情感。比如,纵使再反感被老师禁锢在办公室或者他的做事风格,我依然觉得老师很慈祥和蔼,就像父亲一样。纵使再看不清未来路,我依然觉得充满了希望。我更想拿出时间回家。即使可能在家像一摊烂泥,懒到无法直视。这样很好。我爱着一些人,我真心的对待一些人,我默默的想念着一些,我渐渐地忘记一些人。

每次走到公主楼下,我都想再回到之前的大学时光。没有人能回去,但是也许,即使回去,也只是重来。你相不相信命运。别人说,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词。好像这些讨论不在一个调上,也罢。总之,我选择安之若命。也不是妥协,但说回来到底也是妥协。就像我抵抗不了时间流失四季轮回。安然的活在时间里,看好的,不好的;美的,不美的;爱的,不爱的。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这么超脱了,诶,其实我在叽叽喳喳的外表下,有一颗修道之心。所谓道法自然……其实,我确实是从武当山上下来的。

我一个人来到办公室,一个人的办公室好安静。台历放在电脑旁,随手就把九月的又一个星期翻了过去。上个星期的书店正是猫空,还有些不舍得。而翻到新的一页,我看到手写的“Happy Birthday”。其实我已经忘记了是不是自己哪天自恋写上的,字体娟秀干净,也挺像我的字。但是我更愿意相信是送我这本台历的人给我的祝福。这样想来,心头一暖,是真的开心。这样就足够了。

还能听见操场上的口号声,还能看见不那么刺眼的阳光,还能闻见沁心的桂花香。你说这是不是矫情了?不啊,这说明啊,我不聋,不瞎,没感冒。多好!我许的愿望就是身体健康呢~

岁月静好,安之若命。足矣。

朋友快来看看我吧,不定哪日我就修道成仙了呢。哈哈~

 2014-09-21 23:54  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