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建

Published on 2015-09-09

葛建本来不姓葛,只是后来随了他母亲的姓。

我跟他是在一个社交群里面认识的,他是群主。我也是佩服自己的智商,那是一个大学新生群,我迫切地想知道很多地大的事情,所以就加入了。一些像葛建一样的热心学长学姐在这个群里面,给当时的我们做一些介绍,回答问题。或许还有其他目的,我也不知道。我喜欢潜水,就只是看大家的讨论,也不说话。我偶尔也会说,直接私信葛建。我刚刚拿到通知书,快要去武汉上大学了,又高兴又害怕。

我都忘记了在群里面都得到了什么关于地大的信息,只记得我好像问到了葛建的手机号码。

有一天,我问他在哪里。他说他在四川爬山,一个人。然后发过来一张很模糊的照片,的确是在爬山。照片里面他头发又长又乱,黄色的短袖,一个黑色的瘪包。我想他也太不修边幅了,不过又想,那些搞地质工程的,可能就是这样吧。然后我说,我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了,到时候我去学校了会把你找出来。他说,马尾你有照片吗。我说没有。

去学校前几天,我还梦见迎新,刚好是葛建来接我。他还是穿那个黄色的短袖,模糊的脸,只比我高一点点。他看见我说,马尾,原来你长这样。

后来去了学校,我用一分钟整理了心情,适应了新的环境。因为基本上,我的大学生活,可能就是要围着一个操场过了。宿舍,教学楼,食堂都在操场周围,似乎和我的高中没什么区别。我太习惯了。过了几天我打电话想让葛建带我逛一下校园,他拒绝了。他说他要打游戏,学校就那么大,自己走一下就好。他太不热情,我想估计当时建那个新生群就是一时心血来潮吧。

我们有时候会一句两句地聊天,也忘记聊些什么了。他说他最喜欢打游戏,然后淘歌,听各种各样的歌,他最喜欢陈奕迅。我都没打过什么大型的网游,泡泡堂和卡丁车算不算。我也没听过什么歌,都不知道高中到底在学什么。所以这样就聊不上。他还说他喜欢跑步,一个人跑很舒服。我都不想出宿舍。

有天他突然喊我去操场跑步,就宿舍楼,教学楼,食堂旁边的那个,说他考试考差了,需要人陪着跑。我就去了。我忘记了和他跑步时候的感觉,只记得他说,可能要挂了,你要好好应付考试,挂了挺蠢的。然后我就一直没有挂科,因为他说挺蠢的。

我有什么事情都打电话问他,问邮局在哪儿啊,入党申请怎么写,加什么社团,高数咋学,澡堂吹头发要不要钱。他有时候会告诉我,有时候会说他在打游戏。还有一次说,他在和女朋友吃饭。

葛建在和女朋友吃饭。他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

然后我就不太去烦他,只是在空间写了文章之后告诉他一声让他去看。他每次看完,都会留下评论。这让我很不能忍受,他不是评论,他就写下分数,还要特别注明多少分满分。但是,我还是会告诉他。因为有时候会在文章里面提到他。

在与葛建有接触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我的生活中占据很多。我们也只是偶尔聊天,没有下文。直到有一天他说他分手了。

葛建分手了。看来是一个比较悲伤的消息。

而分手对他的打击好像很大,我都感觉到了。我试着和他聊音乐,让他帮忙淘好听的歌,他说他不再淘歌了。我喊他跑步,他说他没有心情。我喊他去弘毅堂看电影,他说懒得去。我说你去旅行吧,换个地方爬山。他说,没有钱。葛建的生活变成了灰色。他说是因为女生的家里觉得和他没有未来,不让他们在一起。他们闹过七八回分手,但是都又坚持下来了。这一次,女生主动提的。他没有再坚持。然后他说,马尾,我不想跟你联系了,再和一个人介绍自己,好累。

我记得他曾提到过,他爸妈顶着家里的压力在一起的。后来,在他八岁那年,还是分开了。他也改了姓。

葛建说在他家旁边,有一大片油菜花地,特别好看。还说,夏天睡在房顶上,星星看的很美。

我不再与葛建联系,但是不联系了之后却想起他更多。在他阳光的时候,他自然会很好。现在他的生活变成灰色了,他是不是很不好。他是不是开始抽烟了,每天吃泡面了,打游戏不去上课了。他是不是再也不会去跑步,爬山,或者淘音乐了。他还喜欢陈奕迅吗。

我想他唱陈奕迅的歌肯定很好听。他电话里面的声音很好听,但是他说,马尾我们不要联系了,好累。

葛建就消失在我看得见的生活中。我没有删掉他的QQ,但是他好像还是消失了。

 2015-09-09 20:32  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