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

Published on 2015-09-10

我家在湖北的西北部,开车两个小时就到河南境了。我们那里都是山,我们那里说话没有平翘舌。我一直都没有平翘舌的概念,直到上了初中,第一次参加演讲比赛。

和我一起参加演讲比赛的还有祝知足。我们小学就在一个班,来到初中又是一个班,遇见同学,自然抱团。祝知足很喜欢打乒乓球,在小学的时候一放学就跑操场占台子。我也颠颠儿跑过去,站在他身后。他一转身,大书包的棱角打在我眼窝上。从那时候起我眼睛下面就有一个红色的血块,怎么都好不了。我真恨他。但是他并不知道。

课间老师喊我们去说要给我们指导一下演讲,希望我们能晋级,去镇上和其他学校的同学比赛,拿奖回来。其实我对这些东西都没太大兴趣,爸妈要我锻炼,我也不知道能锻炼啥,但是还是报名了。至于祝知足为什么会参加,他说那样于斐就能看见他了。

给我们培训演讲的是一个女老师,不太认识。我说:“老师好,我是马尾。”祝知足说:“老师好,我叫祝知足。”老师抬一下眼,又问:“你叫什么?”“我叫,祝,知,足。祝福的祝,知足的知足。”我也是觉得祝知足的名字有点咬口。老师皱眉头说:“你连自己的名字都念不清楚,怎么演讲?”我俩都傻了,咋念不好。

原来,标准普通话是有平翘舌的。祝知足不叫zu zi zu,他叫zhu zhi zu。

祝知足最后还是没有去参加演讲比赛,因为他念不好自己的名字。我一个人去了,但是并没有晋级。他很遗憾,因为没有陪我,也没有让于斐看见他。

于斐是三班的班长,个子很高的女生。我说知足你没有眼光,那么大块的女生有什么好的。再说她可能抱得动你,你却抱不动他。你们结婚时候怎么办。祝知足说,我肯定抱得动他。

有一天上体育课,我们班和三班刚好调到了一起。我说,知足,你高兴了吧?你小心我跟你妈说。他也不说话。快下课的时候,三班的同学突然围到了一起,仓惶尖叫。我和祝知足也冲过去看热闹。还没等我搞清楚状况,就看见祝知足把于斐抱了起来,往医务室狂奔。我看着他的背影,觉得瞬间他高大了许多。祝知足真的抱得动于斐,他们结婚不用担心了。

后来,祝知足再也没有提过于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可能快要考试了吧。

中考之前,我们去镇上的玉清宫拜老爷,求好成绩。我问,知足你都跟老爷说了啥。他这次提到了于斐,他说,希望老爷保佑于斐考上市一中。我说,那你肯定也想去市一中。他说,我有学上就可以了。我白他一眼,心说就你那年级前十的成绩,十个市一中都考的上,装!我说,老爷保佑我不要和祝知足再考到一个学校了,整天看着他,好烦。

然后,我们的愿望都没有实现。我和祝知足都考到了市一中,继续同学。至于于斐,听说去了县一中。


上了高中的祝知足像是基因突变,窜的老高,都快180了。我就不喜欢和他走在一起,说个话挺累的。

那天我在去教室路上遇见祝知足,他叫住我要给我个东西。他从兜里拿出一张皱皱的纸,说:“马尾,这是我写的歌词。歌名叫知足。”我半信半疑,这个人还会写歌词吗。

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要怎么拥有
如果你快乐再不是为我
会不会放手其实才是拥有
知足的快乐叫我忍受心痛

知足的快乐叫我忍受心痛

我停下来认真看这些歌词,发现很美,又有点无奈悲伤。写的真好,我追上去拉住祝知足说:“你怎么写这么好!我要给你谱曲!”他低头看我一眼,说:“好呀。”

于是我开始想我所有会唱的歌:国歌,校歌,儿歌。哪一个比较适合这个歌词呢,我都想破了脑袋了。后来还是觉得小小少年的调子比较对,然后那天下自习后等祝知足出来,要唱给他听。

我给他唱了小小少年版的知足。昏暗的路灯下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临分开的时候,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拍两下,说:“马尾,壮士。”就转身走了。祝知足真奇怪,我唱的挺好听的;而且我这么娇小玲珑,你才壮。

过一阵子就放暑假了。我在位子上看闲书,听到同桌的张娅和几个女生在叽叽喳喳讨论,就凑过去。张娅看见我,把我拉到一边,说:“马尾,你跟祝知足是老乡对不,听说你们关系很好。能帮个忙吗?”我说:“要干啥?”张娅瞅瞅四周,然后贴在我耳朵上说:“我室友李欣慧想要送祝知足演唱会门票,是五月天的。你能帮忙给一下吗?”演唱会?我们乡下人也能去演唱会吗?不是只有明星才会在演唱会吗?五月天是谁,哪个歌星姓五啊。不过反正对我也没啥坏处,我就答应了。

那天下自习我就跑到祝知足的班上,把票给了他。祝知足看到门票眼睛都发光了,他一把夺过票说:“马尾,你在哪儿搞到的,我都没抢到。不过,你居然开始关心这些了。你好牛啊啊啊!”我安静地说是谁谁谁李欣慧让给的。祝知足立马就收住了,拽了一下我的马尾辫说:“你是小乞丐小仆人吗,别人让你干嘛你干嘛。快回去。”我啥也没说就回去了。

可是五月天是谁啊。

那时候,我的手机是我妈充了一块钱话费送的,只能打电话发短信,我还没学会上网,不懂流量是什么。我有个MP3,是我爸的,里面都是动次打次的舞曲和我的英语听力。我们家有台电脑,我也不怎么用。所以,谁能告诉我五月天是谁。

终于放暑假了,我和祝知足一起坐巴士回家。我很晕车,整个人都很不好。他拿出自己的MP3,把一只耳机给我戴上。我听着突然转头看着他,说:“祝知足你真无耻。”所以到高一暑假回家的那天我才知道,五月天是祝知足喜欢的一个组合;而知足,是这个组合 所有歌中祝知足最喜欢的一首。但是这个人居然骗我说歌词是自己写的,把我当傻子,我还巴巴地说谱曲,还唱出来。我的小小少年。然后,我就不敢直视知足这首歌了。

暑假在家其实挺无聊,我就打电话给知足说去爬武当山。他问什么时候,我说就下个星期,八月三号左右吧。他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

在山上绿树浓荫的,我一边喘一边问祝知足:“你还跟于斐联系吗?你还喜欢他吗?”他说:“我没有喜欢过她。”我惊一下:“你当时不是喜欢他吗?不是想参加演讲比赛让他看见吗?”祝知足拽我的马尾辫说:“马尾,你一天到晚就知道趴在位子上学习,就知道听你爸妈的话,你还知道什么啊。”难道还有啥我不知道的事情啊。

确实有。不过我知道的时候也是很久之后了。

祝知足没有和我说很多,他累的不行,拉我上山,又把我从山顶拖回去。已经不想说话了。但是他说:“马尾,你是变态吗?这么热来爬山,累死了。”我说:“我们上山又不要钱,别人还要一百多门票,不爬白不爬。有资源不浪费,以后我们每次放假都来爬。就这么定了!”祝知足不想理我了,呆呆地坐着,望着远处放空,自动把我屏蔽掉。

暑假快要过完,我们要升高二了,这一年是2007年。

可是,祝知足跟我说他们家要搬走了,离开这个平静的小镇。他爸爸把生意做到了南京,他要去南京上学了。

我的天哪。祝知足终于要和我分开了,我们终于不在一起上学了。可是为什么这么悲伤。

祝知足把我喊出来说有话讲。我们在离家不远的河边。他给我一个信封,说:“马尾,我真的要搬走了。”我说:“好啊,你可以去大城市了。听说南京的菜很好吃,你以后要考上南京大学,听说很厉害。”他说:“马尾,我好喜欢这个小镇,它好小,好安静。”我说:“你行了,走的时候才知道这里的好。”

祝知足沉默一下,看着我的脸,突然说:“马尾,我一直想问,你眼睛下面的红色血块是怎么回事啊。”

还不是因为你。再也消不掉了。

然后,祝知足真的走了。开学并没有看见他来学校。他给我的那个信封里面,依然是那首知足的歌词。


高中毕业的暑假,我偶遇于斐,也算认识,就随便聊了几句。她问:“祝知足现在还好吗?你们还好吗?”我说知足搬去南京了,应该很好吧。我们?她笑着说:“你不知道吗?”我问:“啥?哦对了,你们没联系啦?”于斐温柔的笑笑说:“看来祝知足没跟你说啊。初中的时候我偶然发现他的秘密,嘲笑了他。后来他那次体育课帮助了我,我们和好了,我跟他说去市一中读书是我的梦想,因为我的哥哥就在那里读书。我拼命读书,休息不好,饭也没吃好那天低血糖。可是还是没有考进去,不过,我现在和哥哥考到了一所大学。”我说:“你真厉害。”她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笑,说:“其实还有,就是。”但是她还是没有说。

她没有说的,我后来知道了。

于斐发现的祝知足的秘密是,他喜欢我。于斐嘲笑了知足,知足要证明自己的勇气,所以要参加演讲比赛,让于斐看到。

还有很多秘密,我也知道了。李欣慧给的五月天的票,时间是2007年8月4号,那天,我和祝知足在爬山。

还有,我上个月收到了一封快递。来自南京,没有署名。里面是一张演唱会门票,五月天的,2009年10月6号,南京。


那天你和我那个山丘
那样的唱着 那一年的歌
那样的回忆 那么足够
足够我天天都品尝着寂寞

 2015-09-10 21:28  411